这篇都屏????

不做师生(记个喻黄脑洞)

突然发现自己还没写过大黄小喻??也没有写过喻求而不得??(其实黄求而不得也没有写过)


于是我决定写一篇大黄小喻,师生恋+娱乐圈+喻暗恋黄求而不得7年啊哈哈哈哈哈哈


其中一段大概是这样的——


黄少天清楚感觉到少年慢慢凑近。


少年那件洗得发白的衬衫还在不厌其烦地散发着肥皂的味道,这味道和少年的体温一起贴近,近到下一秒少年就可以亲上他老师的唇——然而这距离就停在这了。趴在桌子上睡觉的黄少天一把坐起来,推开了喻文州。


“我没有睡着!”黄少天直截了当地说。他看向喻文州,偷亲老师被发现,少年应该慌的很吧。


但实际上喻文州此刻的表情颇为平静,他保持着被推开的姿势和黄少天对...

我黄生日快乐!!!

因为在外面旅游,生贺来不及写完了!!!!但是我永远爱你!!!!!

不知道说什么,祝大家新年快乐吧

把一些文章的链接删了,一些文章锁上了,这样就可以了吧

啊啊啊啊啊啊

我要Fong了!!!!

明天就是喻队生日了!!我却把存稿的u盘落在学校了!!!!!!!!

啊啊啊我好烦我自己!!

想写个这样的喻黄hhhh

可是很多缩写,会不会很影响阅读啊?

唉……做人不要对rps太zqsg

从此无心爱良夜(也青)

*也青,大概是两个人明明心悦对方,却都不肯捅破那层窗纸
*其他自由心证

张楚岚这个家伙,是个好运气的。随随便便去个超市,买了瓶酱油,竟然就中了大奖——免费住三天的温泉度假别墅。
兴冲冲发了条朋友圈,凑够了五个人,浩浩荡荡就直奔温泉度假别墅去。

诸葛青本来是没想凑个热闹的,可看见张楚岚说已经召集了四个人了——他自己,冯宝宝,张灵玉,王也。诸葛青寻思着这组合有点意思,就回复了个“好”,加入了这趟旅程。

到别墅的时候,明月已经挂在天上。
说好是温泉别墅,当然要泡泡温泉。但是张楚岚坐了七个小时的车,被山路颠簸得腰骨酸散,到了别墅,累的倒头就睡。冯宝宝精精神神,但只想到处走走。张灵玉也没说累不累,...

黄少天生日快乐!

我诈尸了!我要发生贺!!

【巍澜】未了缘(楔、一、二)

*架空民国paro,大概是某一世的赵云澜,大家凑合看看


楔。


估摸是少年们都做过这样一个梦。梦里自己突然从高处坠下,再然后,就会在失重感中醒来。


赵云澜早已不是什么少年。但经常,在梦里,他从高处落下,落入无边的黑暗中。周围一丝声响也没有,一点景物也看不见,只有巨大的失重感紧紧地攥住赵云澜的心脏,让他觉得难以呼吸,觉得自己就此坠入深渊,万劫不复。


然而在深渊前,赵云澜看见了光。


光,这么叫他,不是很恰当。

每当赵云澜在梦里,在噬人的黑暗掉落中时,一个黑发黑衣的男子都会突然出现。他像是个黑影,与赵云澜隔着一层薄雾。赵云澜看不清他,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双黑瞳,比...

五次康纳抱起了汉克,一次他没有


*警探组,标题说谎,根本不止五次

01 五次康纳抱起了汉克

“站住!”谁能想到今天要抓捕的犯人是一名长跑运动员呢?汉克·安德森追着他跑了几条街,好几次都想开枪制止他逃跑,狡猾的犯人却躲进人群中。人类的体力是有限的,但显然这位长跑运动员的体力要优胜于汉克。汉克渐渐感觉自己有些体力不支了。

“你现在的心跳已经超过你的最佳运动心跳了,我不建议你继续跑下去。”一直跟在后面的康纳突然开口。

汉克一扶额,神色有点懊恼:“是了,你是不会累的家伙!那你追上去吧!”

“嫌疑人还有同伙,留你在这里危险系数过高。”康纳额角的光圈在红黄蓝中切换,“我觉得,我可以……”他向自己搭档伸出手来。...

好想写底特律:变人paro的喻黄1

故事发生在仿生人出现之前。

大概就是文州小时候因为某种神秘原因,在一间奇奇怪怪的孤儿院长大。

然后因为这个神秘原因,孤儿院的大家都对文州很冷漠。

文州没有朋友,但是文州还是很想接近大家。

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某天晚上,孤儿院大火,文州被困在房间里,可是谁都没有来救他。

这时少天突然出现了,救了文州。

为了在大火中护住文州,少天被火烧到了,但是少天身上却一点伤痕都没有。

大火后,少天就带着文州离开孤儿院。两个人开始一起生活,(划掉)天天养成文州(划掉)。

少天是万能的,什么都会伤口会自动修复,血是蓝色的,不需要进食,容颜不会变老,擅长人际交往,还能教文州学习,除了话多之外没有缺点...

小别胜新婚(卢刘)

*一个突如其来的卢刘段子

前情省略,反正现在的情况就是卢瀚文带着刘小别回家见爸爸妈妈啦!

“瀚文,你真的想好了吗!妈妈不希望你和男孩子在一起!”卢妈妈泪眼婆娑。

“是啊!儿子!爸爸希望你可以找个女孩子结婚!”卢爸爸也眼圈红红。

“对啊,你和小别在一起,两个男人根本不能结婚!你们互相都没有名分!你们两个为什么这样的对自己呢!”卢妈妈擦了擦眼泪。

“我们都是为了你们好!”卢爸爸一句话总结。

刘小别刚想开口说点什么,卢瀚文制止了他。
卢瀚文给爸爸妈妈递上了纸巾。

“爸爸妈妈,我考虑得很清楚了。我是真的爱小别前辈,从一开始就爱他,到现在也没有改变。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,做的每一个决定,我都是...

胆小的苏北夜

我把微博上的某些长文章删了
所以大家点lof上我的所有外链都看不到了

以后有机会我会补上的!

爱你们!

他看见他站在那里了。
萤火,街灯,星光,日曜,他生命中所见过的每一点光芒都向那个人飞去,挤挤攘攘地聚在那个人身边。

他张张嘴又闭上,他的确有很多话想说。
但是那个人对他笑了,于是他放弃了大部分话语。

向着那光芒聚汇处,他只说:“喻文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